真正的爱不是瞬间的浓烈   

而是琐碎的光阴


【社乱】可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流社乱🥺🥺🥺🥺👊👊

(复健文学/小学生写作/是真正的流水账

背景为侦探社设立私密语但侦探社成立前


“所以,福泽先生也是这么想的吗?”


乱步突然停下来轻轻的拉了一下福泽的衣角,在福泽转过头之前又快速的缩回手,似乎在为刚才下意识拉衣服这个动作而感到有些愧疚,毕竟他已经不是第一两三次被福泽先生责备“别拉衣服”了。而他之前确实屡教不改,但是他又非常听福泽先生的话,好几次福泽都会注意到乱步其实非常想拉住他,但却在碰到他衣服前一秒才反应过来,然后就立马把手收回去,牢牢的背在身后,也不向他询问。然后福泽就会问他怎么了。


这次很显然是制止拉衣服未遂,想要掩盖一下又被现场...

【浮樱】当你的狸猫突然出现

*大概就是一次被当事人撞见的社死挑战


“景和,你又输了!”

樱井景和悲伤的看着手中只剩下的唯一一张鬼牌,怒视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一秒钟,然后从杯盘狼藉的餐桌上抓起自己手边剩下的半瓶啤酒一仰而尽,然后借着晕晕乎乎的酒精扯了一嗓子:“我选真心话!”

“不对啦不对啦,还有一次大冒险才对!景和已经有点喝晕了呢。”


今晚的一个小时前他还在和这几位大学同学们一起正常的下馆子吃饭,但当大家吃了个半饱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这样草草吃完就太无聊了”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副扑克牌,又高声叫服务员上了一打啤酒,接着众人风风火火的开始了边吃边打牌边社死的活动。

而今晚的主角之一樱井景和,很不凑巧...

【映an】就是说,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要回学校了(•̥́_•ૅू˳)算是记一下脑洞

大概是  失去了ankh的黑化映司(平行世界)去主世界抢ankh的事


“映司,你真的、真的不打算……”比奈正襟危坐,又小心翼翼的把头往映司的方向偏一点点,然后再鼓着脸睁着眼睛问,“去找ankh啦……?”

论比奈这次为什么要用这个态度和火野映司说话,原因是她刚站在门外不小心听完了他们吵架的整个过程,虽然之前也有吵,但这次总归是有点不一样的,至于不一样在哪里……那就是这次吵架ankh真的有点太过分了,对于刚刚发现自己心意的映司来说实在是一次不小的打击。虽然映司并不会迁怒到她身上,可是这次她也和以往几次一样怜惜映司。...

【齐海】官配不重要喜欢才重要

第二季我看饱了自行避雷

接第二季17集


“齐木刚才,是对我哦呼了吗?”

照桥心美的声音听起来不可置信却铿锵有力,她脸色泛红,走到齐木面前,坚决又害怕。

她低头与齐木对视,齐木眼神飘忽,额上冒出汗珠,似乎在为刚才的失言忏悔,他一脸糟糕的表情用手遮住嘴巴。

【完蛋了,齐木师傅肯定要把我杀了。】

「你知道就好。」

【齐木师傅!!!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可怕!】

“齐木”此时大汗淋漓。

【不是我的错,是照桥实在太美了我忍不住啊!】

「要你何用。」

齐木先翻了个白眼,然后一打响指。

“啊嘞,鸟束同学?”眼前的齐木突然变成了别人,照桥揉了揉眼睛,“刚才我明明看到是齐木,怎么回事?...

【齐海】校服

看动漫时飞速划过一个脑洞 意识流啊


齐木突然意识到,好像几乎没有看海藤正经的穿过一次校服。啊,当然,他妈妈强迫的那次不算,连发型都换了还戴了眼镜,根本就不是海藤本身的样子。

齐木看着那个坐在窗边的桌子上的中二病少年,他正在兴致勃勃的和转校生窪谷须聊天。每次听了齐木都非常想要鼓掌,毕竟两个频道还能聊的这么投机真的非常厉害。都说话不投机半句多,虽然自己不能算中二,顶多算真的普通的超能力高中生,也能和海藤的友谊维持这么久,如此看来两个频道的聊天并没有多厉害。

话说回来,就连前不良打架成瘾的窪谷须同学都会好好的穿着校服,一丝不苟的。而这个海藤,不仅不是不良,本质只是一个重度中二患者...

【齐海】命运多舛的一如既往的圣诞节真是让人

虽然整篇跟圣诞节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谁让我在看呢,就让我操作一下吧(光速摸 有私设

齐海交往前提的日常系列


上学的路段不管怎么走最后都有一个路口能够碰到那群一大早就让人头疼不已的伙伴们,除非一开始就往反方向走绕一大圈最后从另一条路上学,当然正常速度走这条路得矿半天课不然就得早起而且是非常早。

所以齐木今天早出门了五分钟。

一大早…不如说一睁眼,就有各式各样的杂声挤进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好比超市打折疯狂抢购的大妈。相比之下,还是上学这段路更轻松一点,虽然听到的心声的内容都不怎么轻松就是啦。

【啊啊,不想上学啊。】

【好困,还想继续在家睡觉。】

【对了,好像今天的桃...

【齐海】世界上第一可爱的男孩

写点沙雕文  看着玩好啦(照桥信粉勿进)

有微量的all瞬


1

对于照桥信,也就是当今的火红演员六神通来说:

如果要说世界上第一可爱的女孩,那必然是非他最最最最最最心爱的妹妹pk学院的女王完美美少女照桥心美莫属。

哦,当然,那长的离谱的前缀还漏了一个最重要的,那就是——他未来的妻子。

至少在他遇到齐木和另一个没见过的男孩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2

继上次拜托齐木带话给心美结果却间接促成了他们两人约会真是便宜齐木那小子了。

照桥信刚拍完戏,脸上的妆还没卸,碍于工作人员太忙了今天他可以一个人慢慢的散步回家,也算是难得休息了。

而且现在时间刚好是心美...